平肖固定算法公式,上期平码计算下期出平码,永久固定不变公式规律,怎样算出下期平特一尾
乘凉是一段故事
发布日期:2020-11-13 21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那时,乡下没有通电,风扇、空调就别提了。最热的两三个月,对农家的人们来说,是一种煎熬。矮小的农家屋子里不通风,气温常常比室外还高,身上的衣服整天都是湿漉漉的,贴在身上,很不舒服,既湿又热的氛围让人坐立不安,男人们干脆都光起了膀子。

  家家门前都有几棵大树,舍不得砍去,留着乘凉的。一片树阴,就是夏日里乘凉的绝好地方。

  中午时分,人们从烈日下的农田里干活回来,拎个小板凳,带上一大瓷缸子茶水,坐到树阴的地方,乘一会凉。偶然一阵凉风吹来,便是上天的恩赐与奖赏。

  父亲常常端上一盆水,泼到树底下,一股股热气瞬间从地面升起,带有裂缝的大地发出“吱吱”的响声。不用两分钟,地面就干了,我们再坐过去,心里便能感觉到多出了一丝凉意。

  母亲做好了饭菜,喊我们吃,我们盛上一大碗,便端到树底下来。有时父亲干脆搬来一张大椅子,三两道菜放在上面,这样便省得我们进进出出了。我常常担心会有鸟屎落下来,母亲总是开玩笑地怼我说,若是正好掉到你碗里,那算你运气好。

  酷热的三伏天,正是“双抢”的农忙时节,白天人们忙着抢收抢种,到了晚上才能消停下来。

  家旁边有一片小山坡,地势高一点,上面光秃秃的,一点点野草也被人踩没了。周围一棵树也没有,不遮风,是晚间乘凉的一块“宝地”。

  其实,这里是一片坟地,一字排开,约有七八个坟头,下面是一片望不到边的农田。没有人害怕这些坟头,包括我们这些小孩子们,因为坟头里面都是村庄里上一辈的老人,他们生前与我们很亲,死后也不会加害于我们。

  喝完了稀饭,洗过澡,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,大家陆续地扛来自家的竹床,带上一些小凳子,再拎着一杯水,在山坡上找个平稳的地方放好。就近的五六户人家似乎约好了一样,在差不多时间里都过来了。每人手里拿着一把蒲扇,或新或旧,不离手,标配一般。

  大人们开始闲聊,孩子们趁着月光追逐打闹一阵,带个小瓶子,到处捉萤火虫。疯够了,再躺在竹床上休息,看数不清的星星。满天繁星之下,蛙声与虫鸣声此起彼伏,周围甚是热闹。

  大人们喜欢聊家常,聊的都是方圆七八里范围内的事,常常为披露了一件人家不知道的事情而自豪不已,在别人的频频惊诧中感到无比的兴奋。他们还喜欢讲鬼的故事,从来没见过鬼,却讲得好像他亲眼见过似的。孩子们怕鬼,既想听,又很害怕,常常抱着大人们的腿不敢松开。

  母亲说的那个“全村人追狼”的故事,我听过N遍了。说一个夏天的半夜里,村里人在外面乘凉时睡着了,一只狼过来把一个几岁大的小孩悄悄地叼走了,大人们都不知道,第二天早晨,人们才发现小孩丢了,还发现附近几条田埂路上的黄豆杆子全被人连根拔起了,一棵不剩,说一定是那个孩子被狼叼在嘴上逃跑时一路拔的。

  故事讲得活灵活现的,画面感很强,让人感觉仿佛就在现场一般,吓得我们小孩子们当时不敢吱声,也不敢跑远了。后来长大一些,我问母亲,那个小孩最后找到了吗?母亲说,不知道呢,听你外公外婆说的,估计被狼吃了吧。哎,原来也是个听来的故事。

  渐渐的,我们也不那么害怕了,因为压根儿就没见过狼,但“追狼”的故事还是牢牢地刻在了我们童年柔软的心窝上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们一家人在山坡上乘凉到下半夜,睡得迷迷糊糊的,母亲怕我们着凉,把我们从睡梦中喊醒,让我们回屋子里去睡。月色下,父亲扛着竹床走在后面,我拎着小凳子半眯着眼走在最前面。刚进家门,只见两只发绿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吓得我下意识地尖叫起来,大声喊着:有豺狼!

  父亲也被我突然的叫喊声吓得不轻,扔下竹床,一个箭步冲到我前面,大声吼道:豺狼在哪?很快就证实了只是虚惊一场,两眼放绿光的不过是一只老猫。我们的叫声惊醒了所有在山坡上乘凉的人,我的一惊一乍,后来也成了一段故事。

  夏天里最热的那十多天,傍晚时分,父亲还会在门前的稻床上铺一片稻草,竹席放在上面,用竹竿支起蚊帐,我们乘凉之后,就在外面过夜了。母亲总是用冷水将席子擦了又擦,身子贴在上面,滚过来滚过去,凉飕飕的。

  半夜一觉醒来,星星就在上方,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在哪了,半天才能回过神来。我常常在深夜里从蚊帐里钻出来,跑到不远处的小树边撒一泡尿。夜里的风很凉很凉,吹得人很舒服,小虫子大多也消停了,周围很是安静,钻回蚊帐里,又睡了过去。

  清晨我们起得很早,父亲把“床”拆了,门前又成了一片空地,铺满金灿灿的稻谷。

  时光走得很快,几十年过去了,让人来不及记住演变的过程。如今有了电扇,有了空调,没有人再出来乘凉了。门前的山坡上长满了荒草,足有一人多深,村子里当年凑在一起乘凉的人,有的已在山坡里面了。

平肖固定算法公式 上期平码计算下期出平码 永久固定不变公式规律 怎样算出下期平特一尾

Power by DedeCms